毛笔字体,書法考(834) 掌握了書法這些細節 你

作者: 杜若茵茵 分类: 玉石小摆件 发布时间: 2018-03-22 06:53
書法考(834)掌握了書法這些細節你的書法會有質的飛躍

一、迟速与疾涩之相干
“决谓牵掣,子知之乎?”曰:“岂不谓为牵为撆,锐意挫锋,使不怯滞,令险峻而成,以谓之决乎。”牵掣,讲的是行笔速度。“迟”与“速”是按照行笔速度做出的分别,行笔速度的快慢与笔毫的顺逆相维系,体当前行笔中就成为“疾、涩”,疾则绝对快,涩则绝对慢,但疾涩不单仅是速度上的快慢,更着重的是行笔运笔的势态。这种在笔画中看不到,却影响笔画呈现的形式且能按照笔画形式料想进去的挥运法度,书法中称为“笔势”。掌握了書法這些細節。疾、涩是绝对而生,绝对而存的。

“疾势:出于啄磔之中,又在竖笔紧趯之内。”“掠笔:在于趯锋峻趯用之。”“涩势:在于紧駃战行之法。”“横鳞:竖勒之规。”说明了疾势、涩势在哪些笔画中行使。讲完疾势紧跟着讲掠笔;讲完涩势后紧跟着讲横鳞。由此透呈现,掠笔是用疾势,竖勒笔画所用的“横鳞”是涩势。疾涩二势是书法的根蒂:“臣父造八分时,神授笔法,曰:“书有二法,一曰疾;二曰涩。得疾涩二法,掌握了書法這些細節。书妙尽矣。夫书禀乎人道。疾者不可使之令徐,徐者不可使之令疾。書法考(834)。”“行笔之法,十迟五急,十曲五直,十藏五出,十起五伏,此已曲尽其妙。然以中郎为最精,其论贵疾势涩笔。”
“把笔抵锋,肇于本性,力圆则润,势疾则涩。”揭穿出疾和涩的辩证联系。“八体之中有疾有涩。你知道银摆件。宜疾则疾,不疾则失势。宜涩则涩,不涩则病生。疾徐在心,形体在字,心手相应,妙出笔端。”强调了疾与涩行使要恰如其分,唯有心法的自在本拥有技法的自在。疾涩笔法的自在行使被自后的刘熙载矫捷地描写进去,“古人论用笔,不外疾、涩二字。涩非迟也,疾非速也。以迟速为疾涩而能疾涩者,无之!用笔者皆习闻涩笔之说,然每不知如何得涩。惟笔方欲行,如有物以拒之,致力而与之争,斯不期涩而自涩矣。涩法与战掣同一机窍,第战掣有形,其实掌握。强效转至成病,不若涩之隐以神运耳。”刘熙载对涩疾和迟速相干作了分别和说明,其中尤其对涩作了周到说明注解:“如有物阻之”,这种体验正是“偃管”、“逆锋”所造成的笔毫与纸面之间的冲突力和阻力。古人也曾用“横鳞”、“紧駃战行”、“担夫争道”、“锥画沙”、“屋漏痕”、“顺水撑舟”、“荡桨”等形象的比喻来表达和描述这种运笔的体验和感想,正是“立象以尽意”。
“然则轻则须沉,便则须涩,其道以藏锋为主。若不涩,则险劲之气无由而生;至于太轻不沉,则成浮滑,浮滑则俗。”(此处藏锋,指行笔中的藏锋,即逆毫中锋行笔)韩方明从执笔门径和运笔门径上作出了哀求。清代包世臣也从执笔技法上对如何能涩作出了总结,“北朝人书,落笔峻而结体庄和,行墨涩而取势排宕。万毫齐力故能峻,五指齐力故能涩……长史之观于担夫争道,东坡之喻以下水撑船,皆悟到此间也。”
疾势和涩势行使得如何,想知道少爷 嗯啊 不要塞毛笔。相干到笔画质感的有无和好坏,相干到笔画的质量和生命力,这是笔法的中心。这两种势,不但触及到用笔的速度,也触及到用笔的力度,是速度与力度的凝结体,一切笔法,最终落脚点都在此二势。速度快慢与疾涩势有必然的对应相干,但不可将两者大略对应,笔法中的速度一贯都是和力度相辅而行的,真正的涩势,还是要看书写者看待笔性的熟识和对毛笔的掌控能力。

二、 细粗与提按之相干“力谓骨体,子知之乎?”曰:“岂不谓趯笔则点画皆有筋骨,字体天然雄媚之谓乎。”
筋骨,正是行笔中的力度题目。笔力在书法中的紧张性:“当其用笔,常欲使其透过纸背,我不知道你的書法會有質的飛躍。此功成之极矣。真草用笔悉如画沙,则其道至矣。是乃其迹可久,天然齐古人矣。”“力透纸背”是指笔画猛烈的质感和笔力透出的一种视觉成绩和情绪成绩。笔力是量度笔画质量凹凸的紧张标尺,毛笔的提按与笔力有很大相干,行笔力度强弱体当前行笔的提按中,提笔则轻,按笔则重。提与按是影响笔力体现的紧张成分,但是,“粗不为重,细不为轻,纤微向背,毫发死生。”笔画细不等于有力,笔画粗不等于有力。会意提按的关键在于对“笔力”的会意。晋代卫铄《笔阵图》云:招财玉摆件。“善笔力者多骨,不善笔力者多肉。多骨微肉者谓之筋书,多肉微骨者谓之墨猪。多力丰筋者圣,有力无筋者病。”多肉者,即那种仰仗机械的物理力按压毛笔所造成的粗大而没有质感的笔画,这是书法中的病笔形式。所以,历代书家一再强调笔力的紧张性,以至可能这么说,书法能否传世,即在于笔画中有无笔力。
书法中的力度不只体现为物理力的强弱,不只体现为毛笔提按力度的机械力的大小,学会银摆件。书法中的“力”源于笔画的质感,这种质感的出现与笔法面前的笔势有着相当大的相干。毛笔在纸上显现为笔画,运作的门径称为笔法,在挥运经过中没有在纸上体现进去的那部门实际也是笔法活动的一部门,这种没有在纸上体现出的笔的活动形态影响着体当前纸面上的笔画,称为笔势。经过议定在纸面上看到的笔画,我们可能推断出没有实象的挥运经过和行笔的虚象途径。内情相生,毛笔字。落于纸面则为实象即笔画,起于地面则为虚象即笔势,也可说,笔势昭彰在纸面上则为笔画,笔画秘密在地面则为笔势。笔势和笔画组成了笔法内情两部门,笔势是虚象的笔法,笔画是实象的笔法。虚象的笔势生出实象的笔画,每一个细节的“法”面前,都秘密着深入的“意”,立于“技道之间”,所以,书法艺术也能实行“技进乎道”。

三、 斜正与曲直之相干
“夫平谓横,子知之乎?”仆思以对曰:“尝闻长史九丈令每为一平画,皆须纵横有象,此岂非其谓乎?”长史乃笑曰:“然!”又曰:“夫直谓纵,子知之乎?”曰:“岂不谓直者必纵之不令邪曲之谓乎?”
平、直题目触及到行笔的角度。笔画的斜正、曲直是由行笔的角度、方向和力度的变化造成的,行笔角度的变化、笔画的走向在书法中称为“曲直”。小篆中行使了大批平直的笔画;隶书中也行使了大批绝对平直的笔画;大篆和行草则行使了大批屈折的笔画;楷书卓殊是魏碑体楷书行使了大批斜向的笔画。不同的书体,曲直的行使有所着重。毛笔。同一书体中,不同书家看待曲直的笔画也有不同的着重,譬喻颜真卿楷书《麻姑仙坛记》多行使平直的笔画和转笔,而欧阳询楷书《九成宫醴泉铭》则行使了许多斜向笔画和折笔。遭到隶书结体影响的楷书结体也随之而用平画宽结式,如泰山经石峪《金刚经》、钟繇楷书《荐季直表》等。王羲之楷书、行草书则一变古法,多“欹侧取势”而用“斜画紧结”,魏楷、唐楷以及后世楷书、行草书等大都采用了“斜画紧结”的门径。亁龙玉器观音送子。同一书家在不同时期对曲直的行使也有不同着重,颜真卿44岁时书写的楷书《多宝塔》笔画多斜直和折顿,而72岁时书写的《颜家庙碑》笔画总体多平直,但外部多有弧度曲线和转笔。这说明,书家的习气和取向看待曲直的行使有不同的影响。
书法中用“平直”来表示“正”和“直”的笔画,用“欹”和“曲”表示不直的笔画。书法中笔画的“直”并非物理意义的直,而是视觉和情绪感想的直。
“大山之麓多直出,然步之,则措足皆曲,若积土为峰峦,虽略具升沉之状,而其气皆直。为川者必使之曲,而循岸终见其直;若天成之长江、大河,一望数百里,瞭之如弦,然扬帆中流,曾不见直波。玉石小摆件。少温自矜其书于山川得流峙之形者,殆谓此也。”从这段形象的比喻当中,我们看到所谓的直和曲都是绝对的,而且书法中的直更多的是一种“势”的直,这种平直并不是物理中的万万平直,你的書法會有質的飛躍。而是一种绝对平直,这种平直“体现出气力、活动以及由之而造成的‘气势’的美。”
“曲直”在书法中的职位地方和作用,看待观赏者来说,能否辨识“曲直”,相干到能否识别真迹;看待书写者来说,能否做到“曲直”,毛笔字。相干到书法的生命力。“然能辨曲直,则可能意求之有形质有形质之间,而窥见古人真迹也。曲直之粗迹,在柔润与硬燥。常人物之生也,必柔而润,银杯子怎么鉴定是真假。其死也,必硬而燥。草木亦然,柔润则肥瘦皆圆,硬燥则长短皆扁。是故曲直在于脾性而达于形质,圆扁在形质而本于脾性。”
晚清馆阁体哀求“乌、方、光”,正有死板之弊,清代周星莲《临池管见》指出:“古人作书遗貌取神;古人作书同床异梦。……近来书生笔墨,台阁文章,偏旁安放,对比一下毛笔字体。穷工极巧,其实不过写正体字,非真楷书也。”可见,清代的横平竖直观念将唐代书法的字法实际推到了一个死胡同。
“这种富厚多变的点画为什么能够任意配分解调和同一的合座而不是抵牾杂沓的呢?这诀要皆在两个字:力、势。力就是笔力,也就是后面所讲的印印泥所出现的力。下笔又陡又快,行笔经过中,横画不平拖,竖画不直下,收笔爽利而不粘滞。势是笔势、情景,擅长用力,擅长限制行笔的轻重缓急便是势。变化单一的点画就是靠这力和势同沿途来的。”强调行笔经过中笔画的曲动,这种曲动是仰仗用笔的走势来完成的。

四、 笔画长短之相干
“损谓不足,子知之乎?”曰:听听银摆件。“岂不谓趣长笔短,常使意势不足点画若不敷之谓乎。”
“趣长笔短”,法由意运,象由法生。毛笔深入花核旋转旋转。笔画的长短延展从命于笔势和笔意的体现,所以,书法中时时强调笔虽断而意犹延。
章草带有深厚的隶书笔意,在书写点画时,多有局促之笔。五百年后,清代刘熙载再次把眼光投向索靖章草时作出了补充,其《书概》指出:“书有振、摄二法,索靖之笔短意长,善摄也,陆柬之之节节加劲,善振也。”作为一对相应而生的门径,字体。“振”是笔势节拍的有形绵亘,“摄”是笔势节拍“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有形休止;“振”也罢,“摄”也好,都是缠绕“意势”而作。“大都以有心成风,以偶然取态,天真烂漫而组织森然。往往有书不尽笔,笔不尽意者,書法考(834)。龙蛇云物飞动腕指间,此书家最上乘也。”
《周易注》:“子曰:‘书不尽言,言不尽意,然则圣人之意其不可见乎?’子曰:‘圣人立象以尽意,设卦以尽兴,……鼓之舞之以尽神。亁龙玉器摆件。”这里所说的意、象、神之间的相干映照到书法中正是笔意、笔势、笔法之间的相干。笔法的行使从命于笔势的表达,笔势的建立统摄于笔意之中。笔法的行使,毛笔字体。笔画的长短,其面前的管领则是笔意,意能通神。所以,历代书家都以笔意为最高指向,正是圣人在《周易》中所参悟的通天准则在书法中的行使。书法以笔法为上,现代书论中所讲的笔法包罗了执笔法和用笔法两种,用笔又以起止笔和行笔两部门为中心,精巧的部门是行笔题目。笔画的角度、长度;用笔的力度、速度是行笔之关键。正是行笔中的“四度”在节拍的变幻中生收回了多样的笔法,由此“四度”变换培育的多样笔准则又同一于笔意、笔势、笔力的表达。(图文来自网络)